美國教授寫給被開除中國留學生的信

Feb21

  美國教授寫給被開除中國留學生的信

  文/袁勁梅

  作者所在大學開除了一位來自中國的研究生,而作者本人正是這位研究生的導師。從這一事件中,作者觀察到中美大學教育的差別,同時鄭重地給這位被開除的留學生寫了一封信,坦誠地表達了她本人的觀點。從中,我們看到了作者誨人不倦的諄諄教導之心。這也給廣大已經或即將赴海外留學的中國學生提供一個重要的參考,同時對於中國大學教育以及想送孩子出國留學的家長也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XX同學:

  接到你要求“保留學籍”的上訴被研究生院董事會駁回的消息,我想告訴你:這是你的失敗,也是我的失敗。你很難過,我也很難過。一個教授,一輩子培養不了多少研究生。你祟拜的Y教授,剛去世,他一輩子也就培養了九個“東西方比較哲學”的研究生。我創建的C大“東西方比較研究”,從第一個研究生到最後一個研究生,一共十一個。你是第十一個。現在,第十一沒有了。因為項目停了,以後也不會再有。在美國,或在C 大,遍地都是西方文化,加開一點中國文化研究項目,很不容易,全是教授自願作出的無償貢獻。所有的研究生,都是教授的作品。我用同一個標準要求所有的研究生,我希望每一個作品都是傑出作品。你被取消學籍,第十一個作品報廢。你沒達到標準,是我和你的共同失敗。

  你想到的是:你的前途中斷了。這是不對的。你的前途依然有無限多的選擇。你可以從商,在網上辦你的雜文網站,或回中國辦公司,再換一個能收你的項目學習,等等。我希望你在別的行業和地方能有成就。如果,你下了決心要在學術界做學問,我下麵寫的東西,是給你的臨別禮物。如果你不想做學問了,下麵的話,你根本不用看。世界上路很多,不一定要做學問,做個好人,就值了人生。你可以就看到這句為止:“你當個好人,我祝你好運。”

  如果你往下看了,那我假設你想知道為什麽你剛開始往“做學問”這條路上走,就失敗了的原因。如果,你還想走做學問的路,下麵的話會對你有用。我對你直話直說。

  事實上,我從來沒有跟你繞過彎子,也沒有改變過對你的要求。你失敗的原因,有些是你自己的責任,有些是那些把你教成這種樣子的教育模式和社會環境的責任,有些是我的責任。

  先講我的責任。我的責任是:我不應該錄取你。因為你想要的東西,我無法給你。

  你想要的是到美國來見識一圈,和教授搞好關係,使一些點子,讓教授按著你的設計,給你一些作業,你輕輕鬆鬆得到一個學位;再靠這個學位,說自己成為學者了,然後在中國或美國找個掙錢多又體麵的工作。你說你將來想在大學當教授,你還對我說過不止一次,你必須得到這個學位。我懂這個學位對你的重要性。

  但是,我能教給你的,是做人和做學問的基本原則,讓你成為一個尊重知識、熱愛真理的人。在學術領域,你必須不為任何利益撒謊,隻說真話,且對自己說的每一句話負責任;你必須腳踏實地,一步一步去尋找未知,沒有捷徑可走;你還必須知道自己的局限和無知,把你個人的角度和判斷低低地放在“公正”之下,這樣,你才能開始做學問。要想從我這裏得到學位,你必須達到這些標準,我不賣學位。我的知識可以無償貢獻給願意跟著我一起尋找真理的學生,但不做交易。

  這是我們之間的誤區。我是在你選了我的兩門課之後,才認識到我們之間的這個誤區。這個誤區,造成我們之間的所有衝突。我認識到,把你錄取來,是我犯的錯誤,也是對你犯的錯誤,讓你錯誤地計劃了前景。

  其次,講你的責任。講你的責任,其實是我對你的最後評價。或,是我給你的解釋——為什麽你不適合做學問。你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商人、公司老板或其他什麽職業人士。搞學術,和經商或當清潔工,沒有職業高下的不同,但明顯有職業要求的不同。做學問,要有品格,最首要的是,得做人。我前麵說的誤區,與其說是學術上的,不如說是如何做人上的。你在C 大期間,做學問的技術,我時時刻刻在教你,那些技術都詳細寫在你的每一篇作業和論文上了。但是,關於做學問和做人的關係,我沒跟你講透徹。在談你的責任時,我會講這個問題。

  因為你本科成績不好,我親自在北京對你麵試後,才決定錄取你。錄取你,是我拍的板。當時,我對你的判斷是:人很聰敏。但是,那是一個錯誤判斷,因為那個錯誤判斷,我得分擔你失敗的責任。現在,我對你的評價是:你不聰敏,你沒有一點兒做學問的人所必需的聰敏。這種聰敏就是蘇格拉底說的“我知道我的無知”。

  你一進校的時候,就認為在美國上大學很容易,你知道怎麽能玩得轉。你不停地顯出你什麽都懂;參加討論,不懂的事,你也常常不懂裝懂,胡說一通。上課,你原著不讀,必讀書不買,看一些網上第三手的書評、簡介,就敢宣稱:書讀完,懂了。就敢狂加評論。你有種種理由認為你是對的,所以,你可以輕而易舉地宣稱,你懂了,你比同學教授都懂得快。你有你的機巧。但你的讀書“機巧”我完全不看好,那是做生意的機巧,不是做學問的技術。我對你的判斷是,在我的前三門課上,我要求的必讀書,你不是沒讀,就是沒讀懂。你真正開始認真讀的一本書,是我的第四門課“比較邏輯”上的《邏輯》。這本書,目前,你讀懂了60%。這是你的進步。

  我想告訴你:你這種很壞的學習方法,至少得為你的三個“C”和兩個“I”,負一半責任。

  用你那種學習方法做不了學問。你可以東找一點西找一點獵奇的信息,放到你的網站上,讓大眾讀著玩(這是你的權利),就像舊時茶館裏說書的、傳小道消息的人,目的就是吸引聽眾興趣一樣。這沒什麽不好,也是一種傳媒方式。但這種方式絕不能用來做學問。做學問,不是獵奇,也不是快速地搜羅信息。做學問,是一點一點地積累,在他人工作的基礎上,撥開前麵讓人看不清楚的雜草,細細地分析;用理性拷問自己,拷問先人;然後,向前小心翼翼地放一塊小小的新石頭,讓後人踩著,不摔下來。這就是為什麽維特根斯坦將能不能把思維說清楚看作是一個道德問題。你很愛說,也總是在說。但是,你很少能把問題說清楚。在做學問上,“凡你能說的,你說清楚;凡你不能說清楚的,留給沉默。”(維特根斯坦,Tractatus)在一知半解的時候,你胡說,那叫“擴散無知”,是害人、誤導,是浪費別人生命。做學問的人,要對自己說的每一句話負責任。如果你不能,或不想負這個責任,你別走這條路。我不培養產品推銷商(不會),也不培養嘩眾取寵的網絡編輯(沒能力)。

  因為你學識基礎很差,你得彌補這個致命缺陷,才能去做學問。學識基礎差並不要緊,你從基礎開始好好補,是能趕上去的。但是,你卻用了一些奇怪的、與學者品格不相容的方法來掩飾你的致命弱點。第一個例子,你剛來的時候,和我談話,動不動就扯出一些社會“名人”,這個,那個,你跟他們都認識。你說的這些“名人”,我半個也不認識,也不知道你為什麽要把這些人的名字夾在你和我的談話中。我也不想認識這些社會“名人”。如果他們有成就,我為他們高興,但是,他們與你我都無關。你要做學問,好好跟我學,不必去追啥社會“名人”。學術不是社交,不是出名,是坐冷板凳。你做學問的目的,必須是對真理的熱愛和對未知的好奇心。名不名與學者無關,得獎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對學者來說,做學問本身,就是樂趣所在。想用社會“名人”來襯托你自己的地位,你要麽是騙人,要麽是騙自己,都是想掩飾你先天的不足,沒有自信心。如果你不想用你自己的人格魅力贏得他人的信任,你也不能做學問。

  再一個例子,就是你在XXX課上的抄襲問題。你可以跟我解釋,從網上複製了東西,貼下來當作業交給我,不叫“抄襲”,是我“誤解”了。事實上,我也沒真報告你抄襲。你也用不著解釋來解釋去,說你不是存心要抄襲,怪我不理解。我理解或是不理解,其實都不是關鍵。關鍵是:一,我沒有報告這事件;二,不管我“誤解”不“誤解”,事實是你交來的作業,7%以上絕對與網上他人的東西一樣,這就叫“抄襲”(按C大校規定義,7%以上雷同就叫“抄襲”)。這件事,是我堅決反對你想找捷徑、借以掩蓋你的基礎差和沒有治學能力的缺陷的開始。我就此警覺並反對你的走捷徑,一直和你對抗到上周的最後一次考試。

  對你第一次“抄襲”這事本身,我隻希望你說一句話:“對不起,我再不這樣做了。”然而,我得到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報怨:為什麽我不理解你的解釋——那不是“抄襲”。我沒有報告你抄襲,甚至都沒有取消你的獎學金,這是我所能做到的對你的最大保護,是給你改正機會。但,你要我接受“那不是抄襲”,這是你在指鹿為馬,還公然要求你的教授跟著你一起自己騙自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可以賴掉一個錯誤,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同時也失掉了我對你的信任。如果,你還想做學問,你永遠要有能力和勇氣認識和承擔自己的錯誤,不然,你不能做學問。

  你自己要承擔的責任,還包括你的人格分裂。這一點,不能全怪你,人格分裂是畸形教育的結果,這也是我最後要講的你的社會背景的責任。你是我見過的最自相矛盾的學生。當我想到你的社會背景,我對你的人格分裂抱有同情。但是,我還得指出,這是病態。你應該盡快找心理學家幫助,治好這個毛病。做學問的人,必須裏外一致,言行一致。(來源/視角,ID/my_perspective)

  作者:袁勁梅,係美國克瑞頓大學(CreightonUniversity)哲學教授,美國哲學協會“亞洲哲學和亞洲哲學家委員會”現任委員。本文版權歸屬原作者。

美國教授寫給被開除中國留學生的信

Feb21
美國教授寫給被開除中國留學生的信 文/袁勁梅 作者所在大學開除了一位來自中國的研究生,而作者本人正是這位研究生的導師。從這一事件中,作者觀察到中美大學教育的差別,同時鄭重地給這位被開除的留學生寫了一封信 […]

高考考試的衝刺階段,怎麽複習效率才高?

Feb21
作者:魏書生(特級教師) 臨近考試的衝刺階段,心情比較緊張,這時怎樣複習效率高呢? 怎樣複習,方法很多。這裏向大家介紹三段複習的方法,供同學們參考。 第一段,全部學科的總複習 1、列出重要內容一覽表 為 […]

一個高考失敗者的逆襲故事

Feb21
文/十二 又是一年高考時。我複讀過,經曆過兩次高考。 壹 第一次我過了一本,但家裏完全沒有經驗,填了一個外省211學校,並且報的是隻招很少人的專業。結果那個學校那年的分數特別高。而我爸堅持認為,如果上不了 […]

畢業後,你為什麽要去大城市蝸居

Feb21
畢業後,你為什麽要去大城市蝸居 文/周斌斌 當社會階層固化論甚囂塵上,特大城市各項排比不斷刷新,東部沿海房價高居不下。我們,夾縫中生存的95後一代,畢業後,為什麽還要選擇去大城市蝸居? 大四實習期間,我沒 […]

大學生提升交際能力的29條小小建議

Feb21
大學生提升交際能力的29條小小建議 01 話別說太滿,人別熟太快。 02 別人自嘲可以,但你千萬別附和。 03 可以嘲笑你的朋友,但不能嘲笑他喜歡的東西。 04 把每一句“我不會”都改力“我可 […]

人的一生就是一禮拜

Feb21
人,一輩子可以用一個禮拜來計算。禮拜一基本在上學,是人的生長期。禮拜二開始工作、找對象,是人的奮鬥期。禮拜三成家、立業,是人的成熟期。禮拜四立身、立名,是人的黃金期,作為棟梁開始支撐一片天空。禮拜五是人生 […]

一個專科生的自述,很心酸,挺勵誌

Feb21
一個專科生的自述,很心酸,挺勵誌 01 我至今都還記得,高考前的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麽,就連學習動力也沒有中考滿了,整天就知道幻想自己將來美好的生活,絲毫不知道努力。 因為高中三年的不努力,高考分數公布 […]

將來的你,一定會感謝現在拚命的自己

Feb21
將來的你,一定會感謝現在拚命的自己 文/溫柔學姐 上周末,我跟朋友去了一趟朝陽公園,站在公園門口,我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部動畫《李獻計曆險記》。 時隔多年,我依舊認為這是我心中最好的國產動畫。 主角李獻 […]

處在非一流大學之中,合群是墮落的開始

Feb21
處在非一流大學之中,合群是墮落的開始 文/呂白 又被舍友孤立了。宿舍4個人,他們3個人出去吃飯,沒人叫我。 高考發揮失常,去了省內的一所普通大學。 考完的那個暑假我就下定了決心,去了大學一定要好好學習,考上 […]

我也曾和你一樣,憧憬又迷茫

Feb21
我也曾和你一樣,憧憬又迷茫 文/青陽胤月 寫在前麵: 前幾日參加一個學院的新老生交流會,負責收集問題的那個男孩子很認真且禮貌地地將同學們的問題匯總後發給我。看著這些熟悉的字句,我忍俊不禁,這些不就是當年 […]

大學四年,如果可以重新來過……

Feb21
大學四年,如果可以重新來過…… 文/懷左同學 01 因為身在大學,所以經常寫關於大學生活的文章,分享自己的經曆時,常常收到這樣的讀者留言:如果我的大學可以重新來過,我一定要…&h […]

高三勵誌文章:花開不敗

Feb21
花開不敗:一個複旦女生的高三生活 高三的三百多個日日夜夜裏的一點一滴,也正如一朵一朵姹紫嫣紅的小花,開在每個人的心裏。也許不是每朵花都美麗得驚天動地,不是每朵花都香豔得驚世駭俗,也並非每朵花都能結出豐 […]

對不起,我們公司不要二三本大學的學生

Feb21
對不起,我們公司不要二三本大學的學生 文/懷左同學 1 前些天朋友給我轉了一條新聞,說某電商HR在某學校校招時涉嫌歧視學生,稱管培生隻要985/211。因為沒有事先說明,致使該校部分投遞這家公司的學生計劃落空,引 […]

上了好學校才知道,讀書無用論都是騙人的

Feb21
文/米粒媽 我是個土生土長的北京孩子,小時候,在家門口讀一所普通的小學,真的是無憂無慮、天真爛漫,整整玩了六年。 那時候小升初還沒有現在這樣的政策,我陰差陽錯地進了海澱區大名鼎鼎的一所大學附中。自那時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