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島:宣告

Nov08
北島:宣告 也許最後的時刻到了 我沒有留下遺囑 隻留下筆,給我的母親 我並不是英雄 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裏, 我隻想做一個人。 寧靜的地平線 分開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隻能選擇天空 決不跪(北島作品_北島詩集 北島 […]

北島:回答

Nov08
北島: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 看吧,在那鍍金的天空中, 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 冰川紀過去了, 為什麽到處都是冰淩? 好望角發現了, 為什麽死海裏千帆相競?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 […]

劉白羽:長江三日

Nov06
劉白羽:長江三日 十一月十七日...... 霧籠罩著江麵,氣象森嚴。十二時,"江津"號啟碇順流而下了。在長江與嘉陵江匯合後,江麵突然開闊,天穹頓覺低垂。濃濃的黃霧,漸漸把重慶隱去。一刻鍾後,船又在兩 […]

劉白羽:雪鬆上的淚珠

Nov06
劉白羽:雪鬆上的淚珠 今天上午,到園中散步,清秋睛好,陽光和煦。我從一棵雪鬆下走過,偶一仰首,看到上麵有一點點小珍珠一樣的東西在閃閃發亮,此一發現,引起我心中一瞬間的喜悅。仔細看時,原來是一枝輕細的鬆 […]

劉白羽:白蝴蝶之戀

Nov06
劉白羽:白蝴蝶之戀 春意甚濃了,但在北方還是五風十雨,春寒料峭,一陣暖人心意的春風剛剛吹過,又來了一陣冷雨。我在草地上走著,忽然,在鮮嫩的春草旁看到一隻雪白的蝴蝶被雨水打落在地麵上。沾濕的翅膀輕微地簌(s […]

劉白羽:臘葉

Nov06
劉白羽:臘葉 在晴秋陽光中散步,行經一株樹下,沒有一絲風,一串落葉忽然從上麵閃著亮光撲簌簌而下,那情景真是美妙極了。我翹首仰望,卻使我想起心靈中的一片葉子。 回到書房,我取出用聖經紙印的《毛澤東選集》 […]

汪曾祺:翠湖心影

Nov01
汪曾祺:翠湖心影 有一個姑娘,牙長得好。有人問她: "姑娘,你多大了?" "十七。" "住在哪裏?" "翠湖西。" "愛吃什麽?" "辣子雞。&q […]

汪曾祺:草木春秋

Nov01
汪曾祺:草木春秋 木芙蓉 浙江永嘉多木芙蓉。市內一條街邊有-棵,幹粗如電線杆,高近二層樓,花多而大,他處少見。楠溪江邊的村落,村外、路邊的茶亭(永嘉多茶亭,供人休息、喝茶、聊天)簷下,到處可以看見芙蓉。芙 […]

汪曾祺:冬天

Nov01
汪曾祺:冬天 天冷了,堂屋裏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時卸下來的,一直在廂屋裏放著。現在,搬出來,刷洗幹淨了,換了新的粉連紙,雪白的紙。上了槅子,顯得嚴緊、安適,好像生活中多了一層保護。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

汪曾祺:葡萄月令

Nov01
汪曾祺:葡萄月令 一月,下大雪。 雪靜靜地下著。果園一片白。聽不到一點聲音。 葡萄睡在鋪著白雪的窖裏。 二月裏刮春風。 立春後,要刮四十八天“擺條風”。風擺動樹的枝條,樹醒了,忙忙地把汁液送到全 […]

汪曾祺:《花園》茱萸小集二

Nov01
汪曾祺:《花園》茱萸小集二 在任何情形之下,那座小花園是我們家最亮的地方。雖然它的動人處不是,至少不僅在於這點。 每當家像一個概念一樣浮現於我的記憶之上,它的顏色是深沉的。 祖父年輕時建造的幾進,是灰青 […]

汪曾祺:胡同文化

Nov01
汪曾祺:胡同文化 北京城像一塊大豆腐,四方四正。城裏有大街,有胡同。大街、胡同都是正南正北,正東正西。北京人的方位意識極強。過去拉洋車的,逢轉彎處都高叫一聲“東去!”“西去!&rdq […]

池莉:我們是否應該結婚

Oct13
池莉:我們是否應該結婚 今年初夏,我參加高中畢業生的同學聚會,見到了三十年沒有見麵的老同學。一番熱鬧與感慨,自然不必多說了。真正震動我的,卻是大家的婚姻狀態。離婚者占三分之一,準備離婚者占三分之一,剩 […]

池莉:熬至滴水成珠

Oct13
池莉:熬至滴水成珠 一 有一種春,是無法守候的。這就是人生的春。人生的春往往與年齡沒有關係,卻隻是一種蘇醒。這樣的蘇醒,如偏僻鄉村籬笆上的野玫瑰,花朵開得爛漫,意象上卻單單隻有光明,簡單,敦厚與寧靜。 […]

池莉:一生隻做一件事

Oct13
池莉:一生隻做一件事 一個人一生可做的事情很多,但世上不知多少聰明人,一生沒有搞好一件事。 在很長一個人生階段裏,我隻長年歲不長心眼,想來真是癡長。 從前,我外婆家屋後有一座大園子,園子裏頭長滿花木蔬菜 […]

宗璞:總鰭魚的故事

Oct11
宗璞:總鰭魚的故事 我們的故事的前半段,發生在中生代泥盆紀的大海裏。 那時,陸地上一片荒涼,海洋裏卻熱鬧得很。生命從海洋裏孕育出來,又在海洋裏蓬勃生長,如火如荼,好不興旺。海底像個大花園,各種各樣的珊 […]

宗璞:熊掌

Oct11
宗璞:熊掌 客人走了。楚秋泓老先生從門口慢慢走到桌旁,又慢慢地解開桌上的布包。布包裏是個不小的紙包,綁著一道道麻繩。他的手顫個不停,這是近年添的毛病,他抖抖地拉了幾下麻繩,心想最好有把剪子。 &ldquo […]

劉墉:一失一得

Oct10
劉墉:一失一得 名政治家湯馬斯·潘恩(ThomasPaine),在美國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因為他所寫的《常識(CommonSence)》一書,堅定了美國對英作戰,爭取獨立的決心。 潘恩在公元一七三七年出生於一個既不 […]

舒婷:禪宗修習地

Oct07
舒婷:禪宗修習地 坐成千仞陡壁 麵海 送水女人蜿蜒而來 腳踝係著夕陽 發白的草跡 鋪一匹金色的軟綢 ————你們隻是澆灌我的影子 ————鬱鬱蔥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