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我們是否應該結婚

Oct13
池莉:我們是否應該結婚 今年初夏,我參加高中畢業生的同學聚會,見到了三十年沒有見麵的老同學。一番熱鬧與感慨,自然不必多說了。真正震動我的,卻是大家的婚姻狀態。離婚者占三分之一,準備離婚者占三分之一,剩 […]

池莉:熬至滴水成珠

Oct13
池莉:熬至滴水成珠 一 有一種春,是無法守候的。這就是人生的春。人生的春往往與年齡沒有關係,卻隻是一種蘇醒。這樣的蘇醒,如偏僻鄉村籬笆上的野玫瑰,花朵開得爛漫,意象上卻單單隻有光明,簡單,敦厚與寧靜。 […]

池莉:一生隻做一件事

Oct13
池莉:一生隻做一件事 一個人一生可做的事情很多,但世上不知多少聰明人,一生沒有搞好一件事。 在很長一個人生階段裏,我隻長年歲不長心眼,想來真是癡長。 從前,我外婆家屋後有一座大園子,園子裏頭長滿花木蔬菜 […]

宗璞:總鰭魚的故事

Oct11
宗璞:總鰭魚的故事 我們的故事的前半段,發生在中生代泥盆紀的大海裏。 那時,陸地上一片荒涼,海洋裏卻熱鬧得很。生命從海洋裏孕育出來,又在海洋裏蓬勃生長,如火如荼,好不興旺。海底像個大花園,各種各樣的珊 […]

宗璞:熊掌

Oct11
宗璞:熊掌 客人走了。楚秋泓老先生從門口慢慢走到桌旁,又慢慢地解開桌上的布包。布包裏是個不小的紙包,綁著一道道麻繩。他的手顫個不停,這是近年添的毛病,他抖抖地拉了幾下麻繩,心想最好有把剪子。 &ldquo […]

劉墉:一失一得

Oct10
劉墉:一失一得 名政治家湯馬斯·潘恩(ThomasPaine),在美國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因為他所寫的《常識(CommonSence)》一書,堅定了美國對英作戰,爭取獨立的決心。 潘恩在公元一七三七年出生於一個既不 […]

舒婷:禪宗修習地

Oct07
舒婷:禪宗修習地 坐成千仞陡壁 麵海 送水女人蜿蜒而來 腳踝係著夕陽 發白的草跡 鋪一匹金色的軟綢 ————你們隻是澆灌我的影子 ————鬱鬱蔥蔥的 […]

郭沫若:夜夜步十裏鬆原

Sep30
郭沫若:夜夜步十裏鬆原 海已安眠了。 遠望去,隻看見白茫茫一片幽光, 聽不出絲毫的濤聲波語。 哦,太空! 怎麽那樣地高超,自由,雄渾,清寥! 無數的明星正圓睜著他們的眼兒, 在眺望這美麗的夜景。 十裏鬆原中 […]

沈從文:情書

Sep13
沈從文:情書 一個白日帶走了一點青春, 日子雖不能毀壞我印象裏你所給我的光明, 卻慢慢的使我不同了。 一個女子在詩人的詩中, 永遠不會老去, 但詩人他自己卻老去了。 我想到這些, 我十分猶豫了。 生命是太脆薄 […]

畢淑敏:年齡要有雅量

Sep08
畢淑敏:年齡要有雅量 我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說自己是“女孩子”的時候,我為她羞臊。我能理解她,因為她還要擇偶,所以要盡量裝扮年輕。然而就是從擇偶這個角度出發,她也要顯得沉著才好。我看到她 […]

畢淑敏:恰到好處的淡然與豁達

Sep08
畢淑敏:恰到好處的淡然與豁達 我曾經在西藏邊防部隊學過醫。我的師傅是個老衛生員。 一開始學習打針。他找來一個塑料人體模型,用手指在模型的屁股上畫了個虛擬的“十”字,說:“打針的時候, […]

畢淑敏:讓我們傾聽

Sep08
畢淑敏:讓我們傾聽 我讀心理學博士方向課程的時候,書寫作業,其中有一篇是研究傾聽”。剛開始我想,這還不容易啊,人有兩耳,隻要不是先天失聰,落草就能聽見動靜,想不傾聽都做不到。 查了資料,認真思考, […]

楊絳:花花兒

Sep07
楊絳:花花兒 我大概不能算是愛貓的,因為我隻愛個別的一隻兩隻,而且隻因為它不像一般的貓而似乎超出了貓類。 我從前蘇州的家裏養許多貓,我喜歡一隻名叫大白的,它大概是波斯種,個兒比一般的貓大,渾身白毛,圓 […]

冰心:山中雜感

Sep06
冰心:山中雜感 溶溶的水月螭頭上隻有她和我。樹影裏對麵水邊隱隱的聽見水聲和笑語。我們微微的談著,恐怕驚醒了這沉睡的世界。─—萬籟無聲,月光下隻有深碧的池水,玲瓏雪白的衣裳。這也隻是無限之生中的一 […]

冰心:散文三篇

Sep06
冰心:散文三篇 《山中雜感》 溶溶的水月,螭頭上隻有她和我,樹影裏對麵水邊,隱隱的聽見水聲和 笑語。我們微微的談著,恐怕驚醒了這濃睡的世界。——萬籟無聲,月光下 隻有深碧的池水,玲瓏雪白的衣裳 […]

梁實秋:時間即生命

Aug30
梁實秋:時間即生命 最令人怵目驚心的一件事,是看著鍾表上的秒針一下一下的移動,每移動一下就是表示我們的壽命已經縮短了一部分。再看看牆上掛著的可以一張張撕下的日曆,每天撕下一張就是表示我們的壽命又縮短了 […]

梁實秋:談考試

Aug30
梁實秋:談考試 少年讀書而要考試,中年作事而要謀生,老年悠閑而要衰病,這都是人生苦事。 考試已經是苦事,而大都是在炎熱的夏天舉行,苦上加苦。我清晨起身,常見三麵鄰家都開著燈弦歌不輟;我出門散步,河畔田 […]

梁實秋:談時間

Aug30
梁實秋:談時間 希臘有位偉大的哲學家Diogenes,有一天亞曆山大皇帝走去看他,以皇帝的慣用的口吻問他,“你對我有什麽請求嗎?”這位玩世不恭的哲人翻了翻白眼,答道:“我請求你走開一點,不要 […]

張愛玲:傾城之戀

Aug29
張愛玲:傾城之戀 (1) 上海為了"節省天光",將所有的時鍾都撥快了一小時,然而白公捫裏說:"我們用的是老鍾,"他們的十點鍾是人家的十一點。他們唱歌唱走了板,跟不上生命的胡琴。 胡琴咿咿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