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紅旗迎風飄揚觀後感

Jan21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觀後感(一)

  看了《五星紅旗迎風飄揚》,才知道中國的第一顆原子彈差點在“最後一分鍾”被搞垮。

  電視劇是如此描述的:

  ——1964年9月15日,美國國務卿臘斯克親自去拜見蘇聯駐美國大使多勃雷寧,就對中國核基地動外科手術進行極其秘密的探討。美蘇兩國秘密接觸的第二天,周恩來獲悉了有關情況,立即主持召開了中央專委會議商討應對措施。

  ——周恩來:“從現在掌握的情況來看,如果我們進行核試驗,美國蘇聯有可能動手,摧毀我們的核設施、核基地。但不管他們怎麽樣來轟炸,我們還是要搞核試驗。”“假如我們不搞試驗,那麽他們可以講你們不行,你們怕。所以我們必須搞試驗。”

  ——關於第一顆原子彈試驗的時間問題會議上有兩種意見。一種是今年就試,還有一種意見是等三線建設完成後等一兩年、甚至兩三年後再試。

  ——周恩來:“國際局勢對我們壓力很大。主張晚試的同誌主要是從這方麵考慮,等三線建設完成,我們有一定的戰略保障。”

  ——毛澤東:“美國人不想單獨幹,要拉上蘇聯,這說明他們還是心虛嘛。”“原子彈是嚇人的,不一定用。既然是嚇人的,那就早響。”

  ——這是毛澤東有關原子彈的又一句名言。他一語道破了原子彈的本質,也一針見血地揭開了由原子彈交織起來的國際關係的真相。

  毛澤東一錘定音。一個月之後,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

  曆史證明,毛澤東的眼光就是高人一籌——中國原子彈橫空出世,美蘇果然隻能在一邊幹著急,眼睜睜看著中國一舉闖進核俱樂部,導彈、氫彈、衛星接二連三一氣嗬成,核大國地位從此牢不可破,中國的和平大環境從此有了可靠的保障。

  回顧曆史可以明白,毛澤東當年為中國抓住了一個稍縱即逝的千載良機。

  1.中國爆炸第一顆原子彈的時候,正是赫魯曉夫倒台的時候。1964年9月美國拉蘇聯一起采取行動對付中國核武器的時候,正是赫魯曉夫搖搖欲墜內外交困的時候,那時的赫魯曉夫已經焦頭爛額,自身難保,甚至打算出賣東德換取西德的經濟支持。如此困境,能有多大力量和興趣與美國人攜手對中國搞這麽大的動作?毛澤東看得真準:“美國人不想單獨幹,要拉上蘇聯,這說明他們還是心虛嘛”——與赫魯曉夫沒成交,心虛的美國人隻好袖手旁觀。

  2.赫魯曉夫搞瞎指揮,把蘇共分成“工業黨”、“農業黨”,把蘇聯經濟搞得大亂。蘇聯1963年遇到嚴重的農業危機,不得不大賣黃金買美國糧食。1964年中國爆炸原子彈的時候正是蘇聯經濟困難、國內對赫魯曉夫的怨聲一浪高過一浪、政治經濟危機蓄勢待發的時候。在那樣的形勢下,赫魯曉夫即使沒下台也承受不起冒襲擊中國核基地、與中國公開武裝衝突的風險。

  3.中蘇國家關係大惡化雖然始於1960年,但蘇聯與美國公開聯手對付中國則始於1963年與美國簽定《部分禁止核試驗條約》。1964年中國爆炸第一顆原子彈時,美蘇聯手對付中國核試驗的合作大業才剛剛開張一年多,雙方都是第一次、都不怎麽摸底、都在互相試探、都怕上對方的當,都不敢貿然行事。對中國這個龐然大物下手,必然要陷入與中國的長期武裝衝突。美國對中國的抗美援朝記憶猶新,蘇聯也怕一旦陷入與中國長期武裝衝突的泥潭,會被美國乘機抄後路,導致“社會主義大家庭”土崩瓦解。由此可見1964年時美蘇兩國聯手對付中國核試驗的難度是最大的。單幹心虛,聯手不成,結果隻能是“無可奈何花謝去”。

  4.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正趕上蘇聯政變。新上台的勃列日涅夫需要時間鞏固自己的權力地位,無暇它顧,更顧不上與美國攜手阻止中國進一步的核試驗,這就讓中國獲得了完善實戰用核武器所急需的時間。

  如果中國當時沒聽毛澤東的,而是聽了那些“小心謹慎”“穩妥保險”的主張——退縮、“暫緩”、等待“戰略保障”,結果將會如何?

  如果“等三線建設完成後等一兩年、甚至兩三年後再試”,那至少得等五、六年。而1964年之後的“五、六年”實際情況是什麽?

  ——1965年(不到一年),美蘇兩個超級核大國向聯大提交了“不擴散核武器條約”草案,1970年3月5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正式生效。該條約中有一條規定:“非核國家不得研製核武器”。(據張愛萍之子回憶:“我和父親討論過,如果在條約通過前,我們仍然搞不出原子彈來該怎麽辦?他說:‘……那會很麻煩的。周恩來擔心的正是這一點。’”)

  ——1965年,美國大規模卷入越南戰爭,戰火直逼中國邊境。

  ——1967年,蘇聯出兵中東。

  ——1968年,蘇聯出兵占領捷克,宣布了“勃列日涅夫主義”——“有限主權論”、“國際專政論”、“社會主義大家庭論”。

  ——1969年,中蘇珍寶島衝突,蘇聯反過來拉美國同意蘇軍轟炸中國核設施。

  這些曆史事實足以證明,當年那些“小心謹慎”、“穩妥保險”、“暫緩”之類主意全是臭棋、餿主意:等“戰略保障”的結果就是越等“戰略保障”戰略越沒保障——短短幾年工夫勃列日涅夫就站穩了腳跟穩定了內部,推出了“勃列日涅夫主義”,對“美蘇合作主宰全球”的霸權戰略越來越嫻熟,對外用兵越來越肆無忌憚。1964年那樣令人叫絕的曆史良機再也不會有了。中國如果錯過1964年的絕佳時機,搞核試驗受到外來襲擊的風險隻會越來越大,而不是越來越小。

  更重要的是,正如周總理指出的:“假如我們不搞試驗,那麽他們可以講你們不行,你們怕”——你能爆炸原子彈而不爆,人家一眼就能看透你的老底——心虛了,害怕了,公開服軟認栽了:我怕了你,怕了你們的聯手打擊,所以縮回去不試了。這等於向人家通風報信:我就吃你們這一套,今後你們如果聯手對付我,我還會怕,還會退縮——人家一旦摸到了這個底,本來不敢動手的也敢了,從此中國還搞得成核武器嗎?

  由此可見,當年所謂“暫緩核試驗”的實際意義和真正效果等效於“放棄核試驗”,隻不過換了種好聽一點的說法而已。

  搞過商業銷售的人都知道,隻要客戶不立馬成交而說“回頭再說”,這筆交易十之八九要吹。天下許多事往往隻要不馬上幹,拖一拖就不了了之。“拖”、“等”、“暫緩”實際就是“反對”的代名詞,當不能直截了當說“不”時最有效的反對辦法就是“暫緩”。難怪有人說:“暫時”就是比“永久”少一天,也難怪毛澤東主張“隻爭朝夕”——對中國的原子彈來說尤其如此。

  在這裏,你不能不佩服某些人的文字技巧——不說“反對核試驗”,隻說“暫緩核試驗”,談不上“反對中國核試驗”吧?而實際效果呢?卻沒什麽兩樣。在周恩來總理非常明確地指出:“不管他們怎麽樣來轟炸,我們還是要搞核試驗”、“假如我們不搞試驗,那麽他們可以講你們不行,你們怕。所以我們必須搞試驗”的情況下還鼓吹“暫緩核試驗”,這不能不讓人覺得可疑。

  俗話說,“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人比人該死,貨比貨該扔”。同樣身處高位(有權參與決策原子彈爆炸);麵對同樣的情報(“美蘇兩國秘密接觸”);麵臨同樣的壓力(美蘇可能聯手對付中國);有人看到的是對方強大、可怕(“美國蘇聯有可能動手”“國際局勢對我們壓力很大”),結論:退縮,“暫緩”,等待“戰略保障”。而毛澤東一眼就看透了實質(“美國人不想單獨幹,要拉上蘇聯,這說明他們還是心虛嘛”),結論:“既然是嚇人的,那就早響。”——同一件事,懦夫隻看到“對方勢大”,毛澤東卻能看到“對方心虛”,絲毫不為表麵現象所迷惑,毫不猶豫為中國一舉抓住了千載難逢的曆史機遇。

  這不過是毛澤東無數精彩準確判斷之一。偉人的偉大之處之一就是善於透過現象看本質,決不為對方表麵的氣勢洶洶所嚇倒。雙石的《開國第一戰》裏描述了一個非常精彩的事例:

  中國出兵抗美援朝後,杜魯門揚言要使用原子彈——

  ——周恩來的軍事秘書雷英夫帶著這些匯集來的情報去報告毛澤東、周恩來。一路上他心裏也在打鼓,心說主席總理他們這回可能又要幾天幾夜睡不成覺了。

  ——沒想到毛澤東一看這些材料竟然哈哈大笑。“我們這些對手太不高明,又來玩這一套老把戲。這個靠世界大戰撿洋撈兒起家的暴發戶,他們的頭頭腦腦全是些一觸即逃的家夥,沒什麽了不起。杜魯門和麥克阿瑟那些話都是嚇唬人的,靠核戰爭和原子彈訛詐,其結果隻能使美國更加孤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毛澤東把那疊材料往桌子上一扔,就象扔一塊破抹布。

  ——“杜魯門真要打核戰爭?我看跟他一起湊熱鬧的小夥伴們先要被嚇住了喲!‘聯合國軍’也不是鐵板一塊嘛。”周恩來也沒把這當回事。

  ——看著神情略顯緊張的雷英夫,毛澤東一揮手;“雷娃子,莫怕,你想想,他杜魯門真要打原子彈,有義務先給咱們發這個通知嗎?”

  結果呢?

  ——30多年後,美國軍事曆史學家約翰?托蘭寫道:“杜魯門的原子威脅非但沒有引起毛澤東的擔憂,反被他當成了有用的工具。”

  ——當時的國務卿迪安?艾奇遜也說,哈裏?杜魯門關於使用核武器的言談“把盟友嚇得半死,對敵人卻未起作用。”

  ——神矣偉哉,咱們的領袖毛澤東!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裏關於中國1969年國慶節的那一段描述也很精彩:

  蘇聯揚言要對中國發動核突襲——

  ——周恩來:很有可能他們要和美國人聯手對付我們。

  ——毛澤東:我看美國人還不至於那麽傻吧?他會上勃列日涅夫的當?當然了,也要做好兩頭應付的準備。

  ——毛澤東:國慶不搞集會,我看不太好吧?這是不是告訴人家我們有點怕啊?集會還是要搞的。我還要上天安門。我倒想開開眼界,看看原子彈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如果實在不放心,我們可不可以也放兩顆原子彈嚇唬嚇唬他們啊?他們想讓我們緊張,我們也讓他們緊張幾天。等明白過來,我們的節也過完了。這就叫兵不厭詐啊!不要早,也不要晚,國慶節前幾天我看挺合適。

  果不其然,1969年中國國慶節前夕的兩次核爆炸炸得國外一片茫然,摸不著頭腦,中國安然無恙。毛澤東的坦然自若使美國認識到中國不會對蘇聯屈服,這才敢下決心聯華製蘇,才有了後來的乒乓外交和中美關係正常化,才有了中國戰略環境的大改善。

  所有這些活生生的曆史事實都告訴人們:毛澤東的眼光確實高人一籌。偉人之偉大確實不是吹的。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觀後感(二)

  文/陸錦泉

  在《五星紅旗迎風飄揚》這部電視劇中,人們通過中國“兩彈一星”的研製成功,完全可以認同一個真理,這就是毛主席講的隻要路線對頭,什麽人間奇跡都可以創造。兩彈一星的橫空出世,打破了兩個超級大國核壟斷的格局,實現了中國人頂立世界之林的夢想。這是毛主席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建國路線的偉大勝利,這是中國人民真正站起來了的象征。同時也是我國國防尖端科技“大躍進”的豐碩成果,它也是中國國防尖端科學邁向現代化的裏程碑,它再一次證明隻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的說法,完全是切實可行的真理。鐵的事實證明兩彈一星的成功,也是中國實現社會主義製度,所體現的優越性。資改派否定社會主義道路,否定毛澤東思想,否定無產階級專政,這是不爭的事實。無論他們多麽狡辨,多麽反動,多麽詭計多端,都無法改變這一事實。俗話說:事實勝於雄辨,這一電視劇的上演,無形對他們的倒行逆施,完全是致命的打擊。

  在一些人的長期鼓躁和煽動下,“大躍進”這個名詞幾乎早已經變成了貶義詞。毛時代的三麵紅旗應當是新中國成長和發展的象征,要提起偉大的三麵紅旗,人們隻要慢步在南京長江大橋上,就可以從大橋的橋頭堡上看到,那在陽光下熠熠發光的三麵紅旗,就是中國人民頂天立地闊步前進的象征,那工農兵手捧毛主席紅語錄本的塑像,也代表著中國人民邁向四個現代化的英雄形象。所謂三麵紅旗,年輕的一代,在資改派的誤導下,早已陌生。但對於我們從毛時代走過來的老人,仍記憶猶新。三麵紅旗中笫一麵紅旗,就是1958年黨的總路線,具體口號則是:鼓足幹勁、力爭上遊、上多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笫二麵紅旗就是堅持以工業為主導、農業為基礎的生產大躍進;第三麵紅旗就是以社會主義集體經濟為模式的人民公社;在人民公社的大旗下,廣大老百姓享受廣泛的民主。如今的鄉村組織的出現,實則就是人民公社組織形式的演變。

  現在隻要人們一提“大躍進”的字眼,資改派即會如喪考妣,大罵毛澤東不是人。他們常常將“大躍進”這幾個字,就會與“餓死人”的魔咒如影隨形。然而,我們從這三個字的函意上看。其實毛時代的“大躍進”,並不是什麽見不得人的說法。說透了,不過就是“大步跳躍地向前進”的意思而已。事實上,無論什麽時代,無論什麽人,無論在什麽國度,或者一個集體,一個家庭,為了實現自己的信仰或目標,總不能老黃牛拉破車,慢騰騰。要快速實現自已的理想和目標,隻有騰飛或者衝刺,我們才能達到勝利的彼岸。這種千裏馬的躍進,不但我們中國人需要,就連朝鮮這樣的小國家,在經濟建設中也搞類似我國大躍進的千裏馬運動。世界上沒有一個人,不希望自己的事業“大踏步地前進”。即使是在瘋狂詛咒“大躍進”的今天,也隻是換個“跨越式發展”的說法,照樣“大躍進”。但真正實現“大躍進”成功的,還是在毛澤東時代。

  我們可以自豪地這樣說,無論那個被侮蔑成“餓死幾千萬人”的“大躍進”有多少缺點和錯誤,但它留給世界的,或者下一代的,應該是永留史冊的光輝。三麵紅旗迎風飄揚,五星紅旗迎風飄揚,毛澤東思想迎風飄揚,而且世世代代永遠高高飄揚。一切反華、反共、反人民、反社會主義的小醜,無論他們用什麽卑劣的手段和陰謀,都無法抹去這些偉大紅旗,在人們心目中的崇高形象和地位。那個偉大時代產生的“兩彈一星”的研製成功,就是我們偉大祖國國防尖端科技“大躍進”的成功。正如毛主席老人家講的,別人有的,我們也要有;別人沒有的,不等於中國人沒有。中國人民有誌氣,有能力,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美國人搞兩彈一星用了十多年的時間;蘇聯這個老子黨自稱的超級大國,也用七八年的時間,才將兩彈一星研製成功;而我們一個一窮二白的新中國,僅用了兩三年的研製時間,就將兩彈一星送上太空。這種史無前例的大躍進,何等了不起,何等偉大。資改派否定、誹謗、攻擊毛澤東時代,攻擊三麵紅旗,其用心是何等在一毒也。

  我們從電視劇中的情節看,我們深深知道國防尖端科技“大躍進”的根本指導思想,那就是毛主席所說的一段話:“我們不走世界各國技術發展的老路,跟在別人後麵一步一步地爬行。我們必須打破常規,盡量采用先進技術,在一個不太長的曆史時期內,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社會主義的現代化強國。”毛主席這一獨立自主,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奮發圖強的建國方針,是何等偉大、英明、正確、了不起。這和當今特色派宣揚的崇洋媚外,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救美國,就是救中國的洋奴哲學論調,不知要高出多少倍?毛主席當初為什麽不跪倒在洋人的腳下?為什麽要走中國人自巳所開創的路?說透了,毛主席就是有中國人的骨氣和誌氣。他老人家之所以提出這一指導思想,並非一時頭腦發熱,而是源於我國有堅實的政治社會基礎支撐。這個政治社會基礎就是新中國的成立,建立起了社會主義生產資料公有製的先進生產關係。

  在毛澤東時代人就是不一樣,因為人有了堅定的政治方向,有了祟高的革命信仰,有了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武裝,他的精神麵貌就不一般。正如學術泰鬥錢三強先生說:“曾經以為是艱難困苦的關頭,卻成了中國人幹得最歡、最帶勁、最舒坦的黃金時代。”人有了毛澤東思想這個精神原子彈,什麽困難都難不倒中國人民。勁往一處使,心往一處想,上下擰成一股繩,什麽人間奇跡都會創造。人們常將那時代比喻成激情燃燒的革命年代。他們認為大躍進時期餓死了幾千萬人,似乎毛主席與老一輩革命家都成了殺人的魔王,觀後感《周光召說:“文革時期是尊重人才,科技氣氛也很民主。”《五星紅旗迎風飄揚》觀後感》。我們六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都是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人,我們就是曆史最好的證人。他們的信口雌黃、胡編亂語,顯然是有意誣蔑栽髒毛時代。其實在偉大的大躍進年代,俺中國人民在黨和毛主席的英明領導下,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正如毛講的中國人民從來沒有這樣,精神振奮、意氣風發,鬥誌昂揚,人民群眾建設社會主義的積極性,達到史無前例的空前高漲,社會主義勞動大協作、大競賽、大比武,一浪高似一浪。

  要說餓死幾千萬人的空穴來風,並不是在58年的大躍進年代,而恰恰是發生在60年至62年的三年大災荒年代裏。那千萬、百萬的餓死人數,其實是個大騙局。俺當年正值十五六歲的青春時期,多少對身邊的死人數也有個局部的了解。俺所在的村子,也是當初的生產大隊,擁有社員也有數千名。可俺從未聽說有餓死人的現象,隻聽說患因饑餓而導到的浮腫病者不少。在那個年代裏天災人禍嚴相逼,天不下雨幹旱,莊稼幹枯、顆粒無收。再加美帝蘇修逼債圍困,蔣幫叫囂反攻大陸,老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可誰也不叫苦、喊怨,平時老百姓也隻能靠瓜菜代糧,甚至挖野菜,啃樹皮的現象,在村裏時有發生。但人們想想紅軍二萬五千裏的長征的爬雪山、啃皮帶的生活,要好得不知多少倍。有黨和政府的領導,有人民公社的集體幫助,那時俺官民一致,同甘共苦,風雨同舟,榮辱與共。黨員吃苦在前,幹部享受在後,從不搞特殊。這種魚水之情的抗災度日,常常浮現俺們老百姓的眼前。正因為那時俺們有那種共產黨的廉潔勤政,艱苦奮鬥形象,我們才勝利戰勝三年自然災害,贏得經濟恢複的成就。

  毛主席曾有句詩叫: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鐵的事實證明,隻要我們緊跟偉大領袖毛主席,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我國國防尖端科技的“躍進”成功,正是發生在這樣的社會主義惡劣條件下。影片的許多鏡頭都真實地反映了當初的實際情況,擺在今天的年青人,他們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作為親身經曆那激情燃燒的革命年代的老人,仿佛自已又回到那個年代,有溫故知新的感覺。想當年我們這些如錢學森、錢三強等老科學家,他們在社會經濟基礎極其落後的情況下,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不圖名,二不為利,一心隻想為共和國爭氣、爭光。這種光照千秋、永垂不朽的奉獻,多麽令人敬佩,多麽令人鼓舞。三四十年過去,彈指一揮間。想昨天,激情燃燒;看今朝,心灰意冷;看明天,更覺路漫漫、前景茫茫。非但老知識分子們在毛時代幹得歡,有幹勁,有奔頭。俺老工人在那個年頭也是信心百倍,幹勁衝天,越幹越有奔頭。

  隻要網友們有興趣,我的博客文章,雖文字基本功尚差,但字的行間卻能體現俺毛澤東時代工人當家作主的真實內容。在那個偉大而激情燃燒的革命年代裏,俺們工人階級心向共產黨,全心全意為社會主義建設沒日沒夜的忘我工作,無私無畏作貢獻,從不計較任何個人得失,從不伸手向黨要好處。這種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思想情操,今天任何年輕人都無法想象。既使那些民營企業家開辦的工廠錢堆成山,也無法換回我們大幹社會主義的積極性。資產階級改革派他們利用自已的花言巧語,騙取國家權力。胡扯毛澤東時代的工人軟懶散,吃的是大鍋飯,什麽出工不出力,全他媽的混帳狗屁掐造話,根本不值一駁。(www.)如今上演反映大慶人奠基中國石油工業基礎的大型連續劇《奠基者》,就和今天上演的《五星紅旗迎風飄揚》一樣,反映中國知識分子搞兩彈一星的動人場麵,完全一致。每當俺們老工人們走到一齊,都會由衷的回味無窮的毛澤東時代。

  雖然四十多年過去,但風風雨雨的社會主義生產實踐,明確無誤反映俺工人階級和革命老知識分子,他們參加社會主義建設的驚天動地、可歌可泣的偉大奇跡。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全國人民學習解放軍的運動,將全民思想革命化推向一個又一個高潮。兩參一改的鞍鋼憲法,至今俺老工人也記憶猶新。工人當家作主,幹部參加集體勞動,國家和企業的權力授予全民監督和管理,誰聽說過當官的可以搞特殊,搞腐敗?大慶王鐵人的英雄形象,就是我們五千萬國企職工的光輝代表。在當年大幹社會主義建設的高潮中,俺石油工人一聲吼,地球也要抖三抖。要問苦不苦?俺工人階級的口號就是想想紅軍長征的兩萬五;要問累不累,俺們就學習大慶工人奠基者,如何頭頂青天,腳踏荒原的幹打壘精神。在極其的環境下,俺老工人一把炒米,一把雪,也要拿出爭氣油的決心。這當年自已動手,豐衣足食的南泥灣精神,就是我們昨天幹社會主義的革命成果。

  老知識分子和俺工農兵血脈相承、唇齒相依,緊緊團結在黨和毛主席的周圍。刀山敢上、火海敢闖,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不圖名、二不圖利,一顆紅心永遠向著共產黨。想當年,望今朝,如今的兩軌製退休金,早已將我們壓在十八層地獄下。想昨天的社會主義公有製己被他們掠奪幹淨,我們這些大幹社會主義的有功之臣,則成了風波亭下冤魂,我們怎能不傷心悲憤?怎能噎下這口氣?盼星星,盼月亮,隻盼我們心頭再升紅太陽,隻盼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能早日卷世回歸,重新和俺們再在一齊大幹四個現代化。春雷在我們頭頂回蕩,烏雲不可能永遠遮住太陽的光輝,重慶的模式巳使我們初見了勝利的曙光。

這篇關於五星紅旗迎風飄揚觀後感的文章,11i到此已經介紹完了,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11i部分文章為網絡轉載,部分出處不明,如果有相關文章無意侵犯閣下之權益,希望來信說明!


由11i發表於 2015年01月21日,歸檔到目錄觀後感
相關的標簽:

Leave a Comment